洪潮 艺术评论


转益多师亲风雅
——洪潮的山水画

  杜甫《戏为六绝句》诗云:“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勉励后学区别裁汰专事模仿而无真意的伪劣风格,亲近《诗经》的雅正传统,多方师法前贤,不限于一家一派。沈宗骞《芥舟学画编》则把“清心地以消俗虑,善读书以明理境,却早誉以几远到,亲风雅以正体裁”,列为学画“求格之高”的四道。当代中国山水画家洪潮,走的就是一条转益多师亲风雅的学画正路。

  洪潮1964年生于安徽宁国的书画之家,从小跟随父亲洪士烈学习中国画。高中毕业后到桂林师从李骆公学习书法篆刻。1988年到北京求学,师从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张安治、黄润华、姚治华等人学习山水画。近年他又在贾又福山水画研究生班毕业。除了在世名家,他还广泛临摹龚贤、石涛、新安诸家和黄宾虹、李可染等前辈大师。在转益多师的学画过程中,洪潮的山水画主要是沿着龚贤、黄宾虹、李可染、贾又福一脉传承下来,尤其是积墨法的使用成为他的笔墨强项。龚贤的积墨法远绍宋人,墨气浓重滋润,以“黑龚”传世,泽被后代。黄宾虹晚年“黑宾虹”时期浑厚华滋的积墨法亦曾师法龚贤,他说:“龚柴丈用笔虽欠沉着,用墨却胜过明人,我曾师法。” 李可染师承黄宾虹的积墨法,把黑密厚重的笔墨推向极致,同时引进了西方的光影效果。贾又福师承李可染的积墨法,崇山峻岭犹如黑云压城,追求笔墨的现代构成和超验的神秘感。洪潮的积墨法综合传承了诸家的特点,他的山水画以层层积染的墨色为主,渲染出浑厚苍润的意境。他虽然是贾又福的弟子,受到了老师的直接影响,但能够注意师其心而不师其迹,在构图和笔墨特别是画面黑白、虚实、疏密的处理上,尽量与老师拉开距离。

  中国传统山水画不仅主张师古人,而且提倡师造化。姚最最早提出“心师造化”,倾向于创作主体对客体的师法。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阐明了主体与客体的辨证关系。王履提出“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更侧重师造化。石涛提出“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则强调造化与心源的物我合一。黄宾虹说:“只知师古人,不师造化,终无以得山川之灵秀。”“山水乃写自然之性,亦写吾人之心。”黄宾虹重视写生,更重视夺得造化的神韵“内美”。洪潮“善读书以明理境”,他对待师古人与师造化、造化与心源的关系的认识也比较理性而辨证。他认为造化是表现心源的载体,师法造化不能放弃师法古人传统的笔墨精华。一味依赖写生就会缺少传统的古意,而一味摹仿传统又会丧失生活的气息。因此,他经常到家乡皖南、黄山、太行山、长城、三峡等地写生,在自然中寻找自己的笔墨语言,发现和表现造化与心源交融的“内美”。为了更好地表现皖南家乡特有的山形地貌,他还独创了一种皴法“蝌蚪皴”,丰富了笔墨的表现力。

  洪潮可贵的品格还在于他“却早誉以几远到,亲风雅以正裁”。他对一些青年画家急于求成的浮躁心理颇感忧虑,对那些急功近利制造或炒作的“速成风格”不以为然。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引用杜甫《戏为六绝句》中的诗句“庾信文章老更成”,说明风格不是短期找出来的,而是经过艰苦的磨练、学识和阅历的沉淀慢慢地自然形成的。这种难得清醒的认识,正是大器晚成的标志。

作者 :王镛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诗存千山烟雨中

  初观洪潮的作品,首先令我联想到了翁方纲在其《七言诗三昧举隅》中说的:“先生(指王士祯)乃云‘太白有古调,有唐调’其实神来气来,何有古调、唐调之分耶?”此句虽然是论诗,但我觉得用来形容洪潮的作品也是很恰当的。洪潮的画取法范宽、石涛、“四王”中的王蒙,传统功力极其深厚,可是在洪潮胸中、笔下那里有什么传统与现代之分,一切皆是胸臆间的自然流露。古与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积墨法、斧劈皴、素描手法、透视法,这一切在洪潮的画笔下融会贯通,信手拈来,使他的艺术作品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艺术感染力。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他的作品就是对自身灵魂的剖白。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一幅优秀作品都是有灵魂的。”这是洪潮在艺术实践中切身体会,在他的作品中,每一幅作品都凝结他着对生命的感悟,以及他用中国画为载体,对“天人之际”这样的哲学命题的思索。

  中国画不仅仅是图画,更是画家人生观、世界观的一中自我反映。是哲学的一种载体。洪潮对中国古典哲学用功很深,尤其是儒道两家的思想,直接影响了他的艺术思想。他很欣赏老子所说的:“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他认为中国画的技法固然重要,但那只是外在的附属,其功用就像老子说的“辐”、“埏埴”,而真正的核心是画作本身所蕴含的思想和理趣。中国画讲“境界”,其实所谓“境界”就是艺术家在哲学层面上的一种观照。

  洪潮的家乡在皖南,那里人杰地灵,历代人才辈出,因为皖南处于南北交界点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上多山多水,所以将北方的豪爽与南方的细腻相结合,造就了安徽名人刚柔并济、重权智的性格特点。出的大多为文化名人,如“桐城派”诸先贤、大哲学家戴震、画家黄宾虹、思想家胡适等。传统文化在皖南保留传承也是世所共睹的。再加上黄山、九华山的奇伟瑰丽。可以说,洪潮有今天的成就与他家乡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不无关系,而他也深深地爱着他的家乡,他将这种浓得化不开的乡情融入了血液里,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成了他创作的源泉,使他形成了豪放中不失俊雅,深沉中带有灵动,用国画这种传统的艺术诠释时代风貌的独特画风。

  老子云:“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洪潮的山水画作喜用积墨法,大气磅礴,凝炼厚重,深得此中三昧。细观他的画作,又会发现往往在崇山峻岭中隐藏着几间皖南特有的民居,加之小桥流水,使全画生趣盎然,顿时灵动起来。用扑面而来的一股生气使观者有一种置身其内的感觉。这点睛之笔足现画家功力。

  当许多人舍弃了传统水墨画的笔墨精华,舍弃了形象,将中国画当作只是在玩形式主义的游戏时候,洪潮仍坚守着自己的美学追求,在中国画创作道路上孜孜不倦的探索,在传统与现代、内容与形式之间寻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实践证明他是成功的。

□文/马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