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茀莘 艺术评论


走自己的路

  随着社会的变革,时代的前进,画家们在创作中会普遍地面临着一个课题:中国画如何革新,如何适应时代。

  重复传统是没有前途的。中国画非变不可,这是一切有识之士的共识,也是时代的要求,人民的呼唤。但怎样“变”?这是需要不断总结经验,认真进行反思的。近年来围绕着“变”这个大课题,艺术家们曾呕心沥血,也各展本领。有的把“洋”搬来了,有的把“土”搬来了,也有的把“远古”搬来了。外国的艺术,民间的传统,古代乃至原始的艺术,对于当代艺术的创造来说,都很有参考、借鉴、吸收的价值,但都会与时代的现实生活和当代人们的审美心理存在着某种距离或隔膜。都不能代替自己的创造。

  在当代的画坛上,有一批艺术家,虽然他们的贡献或艺术成就各不相同,但又有共同的方面:他们把身心沉浸于他们最有感情的生活的深处,潜心体验,从生活中获得艺术创造的灵感:他们把艺术的触角伸向古今中外的艺术宝库, 以开放的文化心态,去广收博取,为了真诚地,又是艺术地去表现他们来自于时代生活的心灵体验, 而苦心寻觅、大胆探索、韧性创造,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新的艺术语言和艺术方式。他们的艺术和生活相联系,和时代相同步,受到当代人们的理解和共鸣,又满足了当代人们审美心理的需求。我认为李茀莘走的是这样的创作道路。

  李茀莘祖籍惠安。他对惠安女的生活和命运充满了理解、同情和热切的希望。他近期的绘画从多角度表现了惠安女的生活。其艺术表现又是别具一格的。他善于在浓郁的抒情格调中表现人物的心态和情感,表露生活中的温馨和诗意。闪露着时代的审美品格。因而受到人们的称誉和欢迎。在1988年全国中华杯大奖赛中,他的《海这一边》(与夫人庄月君合作)一举夺魁,他的《海角》继而又在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银奖。他的成功,在于他终天找到了自己,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路。

  李茀莘六十年代初毕业天浙江美术学院。这所华东高等艺术学府正是浙派人物画的摇篮。浙派人物画在新中国绘会史上是有贡献的。其贡献在于先行者们使中国传统绘画和新的时代生活相结合,从而使中国人物画获得了新生,并创造了新的格局。但时代是前进着的,运动着的时代生活向艺术家们提出了在艺术上不断突破、不断创新的任务。

  我们看李茀莘的《傣族姑娘》,按说这幅水墨人物画技巧是纯熟的,画面是完整的。但笔墨趣味、构图、立意都未能超越五、六十年代浙派人物画范畴。假若李茀莘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的绘画仍然共性多于个性,不会有自己的大的突破。也就不会有今天面貌的李茀莘。可是如若李茀莘完全抛弃浙派人物画的造型基础,完全抛弃浙派人物画所曾经贯彻的艺术和生活相结合的主导美学思想,那也不是今天面貌的李茀莘。李茀莘的才智表现在他选择了创新之路,但又不与传统相割裂,而是巧于利用已经掌握的艺术手段的基础上,去大胆探索、追求、终于创造出新的艺术风貌。

  从《傣族姑娘》到《海这一边》,我们可以看到李茀莘的创作发生了一个大变化。从形式来看,由原来的写意变为工笔,从审美内涵来看,由生活的表层发展到深层,从艺术表现来看,由生活的拮取、描述、发展到对生活内在意蕴的情感化、诗化了的艺术表达。他的艺术视角变了,体验生活的方法变了,艺术表现方法也发生了创造性的突破。我们从他的创作经验中再次看到了由生活形态的美,转化成艺术形态的美,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创作主体的能动作用,正因为创作主体的艺术思维方式的变化,才引发艺术上的突破,才形成他的艺术的鲜明个性和审美特色。

  李茀莘绘画有一种模糊性、朦胧美。他的画犹如遮着一层面纱,又如雾中观花。运用工笔手段造成的朦胧化艺术效果,强化了他的艺术含蓄的内在的品性。他的人物,不求精雕细刻,而是着力姿体情态的表现,这与朦胧美的艺术追求相一致。因为刻画太露、太细,则清晰可见,就会失去朦胧美感。而朦胧中又要求传情达意,就必然要借助于姿体情感语言了。而恰好在这一方面见出了他的造型功力。《海这一边》和《朝去潮来》中惠安女的背影,审美内涵是丰富的;《南来的风》中惠安女的侧影,其生活的意蕴也是语言所难以传达的,其审美内涵是通过画面的节奏感,不同体态的神韵,以及南风吹拂下衣着的运动感等绘画性因素生发出来的。《海息》中少女的内心秘密和烦恼也主要是通过姿态手势乃至于腿脚的特定放置方法这些形体语言让人会意的。

  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茀莘的空间处理。他往往以虚淡迷朦之空间,含氤氲不尽之诗意。这是他空间表现的突出特色。他笔下的空间不仅是人物活动的场所,而是与人物浑融一体,荡漾着人物的情感,是弥漫着精神性的空间,这空间又因每幅画的特定情景而相异。《海这一边》空间中似乎回荡着牵肠的思念、无边的怅惘;《南来的风》中又似以充盈着时代的节奏和活力;《海息》中充满着生活的缠绵和甜美中的苦涩;《朝去潮来》中又激荡着金色的幻想和豪情。

  这诸种因素,构成了李茀莘含蓄隽永,朦胧宁静、诗意抒情的绘画风格。他的画一洗浮躁矫饰,以新的审美境界,让同代人在情感共鸣中获得不尽的审美享受。

  画家的一生,犹如春蚕的一生。在艺术的道路上,艺术家要不断自我突破,正像春蚕要受过数次脱皮才能不断成长、发展一样,春蚕到死丝方尽,忠于生活和人民的艺术家,也要一生不断为人民的精神文明做奉献。李茀莘正走在自己的路上,他还要不断地突破他自己。

□文/夏硕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