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坚 艺术评论
绘画随笔 唐坚

  中国写实猛兽动物画还远远没有画够,历史上可为空白。之所以空白原因有二:其一,古人没有观察猛兽的机会。其二,文人画水墨的韵味和情趣过分的强调忽略造型方面的追求。而写实动物画的最高境界是“真实生动”的。逸笔草草、涂涂抹抹的文人画是无法做到的。所有的动物画家共有的一种感觉,就是自命清高的文人们竟把大自然中的动植物分出了雅与俗“写静为雅、画动为俗”其实这是文人们不具备造型能力而作出的一种托词罢了。可悲的是一些画家们也被误导,跟着“指鹿为马”甚是荒谬。人物画家何家英教授的少女题材美而雅,而为何同样题材的他人作品就腻而俗呢?这就是因人而异,高雅之手出手即雅,庸俗之手出手即俗。决不会因画了“雅物”而“雅”,画了“俗物”而“俗”。“雅和俗”与题材无关。

  我尊重“真正”的文人画逸笔草草所产生的笔墨情趣和优美的书法诗文,我的写实动物画常有吸收,写实与写意应当是相互依存而非相互排斥的,写意文人画当然是中国画传统中重要的一部分,但并不是所有内容,晋唐造型饱满、气势磅礴、严谨精密的画风才是中国画的主流大传统。一位外国画商看到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时惊叹中国画竟有如此的宏伟巨制!而大获不解现代的中国画之取向。因为外国人眼里的中国画就是草草几笔式的花鸟山水小景。所以有人说中国画到了宋朝便停止了,到了元朝即衰落了。。 我的主项是工笔野生动物画,这种题材很难,除造型和皮毛质感难度高以外,就是很容易“俗”,因为以前野生动物画以“虎”作品较多,把凶猛当作了虎画的标准,而将其原有的优雅美丽的丰富性.自然生活性和更多内涵弃置。替代的是凶猛和张牙舞爪,虎虎相同.千虎一面,非常概念程式化,更非常俗气。还有一种太过柔弱化,虎的造型都太人工饲养化(笼养)缺乏画家赋予虎的精神内涵,而失去了作品的含金量。以上两点我很慎重,一直在回避其路。所以一定要另辟新境.刻画充分,从外在形象到精神气势,把握其微妙神态,更要将我的情感.思想.格调赋予所画的对象。这样才是我的作品。例如:不管我画的狮.虎..豹.狼它们身上都有一种君子不党.神圣不可侵犯的傲然和孤独而不寂寞的精神。这也是我的人生体验,而我将其赋予了它们。

  工笔野生动物画要想有高境界.高格调,其绘画语言很是关键,绘画语言不应该被简单的认为是技巧问题,而是画家的才学.格调.胆识的综合体现。因为动物绘画需要用心去养,用心不够,造型定俗。不但要拼体力,还要拼心智。我觉得动物画的高境界除绘画语言外,应当是平和.含蓄.不张不狂.不激不历而有度的。大的主势固然要掌握,但更要驾御好全画面的韵律。其作品才会具备引人入胜的韵致。

  写实动物绘画决不是复制自然,而是一种以动物为载体间接的阐释画家内心世界的手段(当然这并不代表所有动物画家的绘画思想)大部分画猛兽的画家还是在着力表现狮虎呲牙趔嘴的凶相,好象只有这样才能再现它们的威猛。而这些也正体现了动物画极其低俗的一面。如:一只眺望远方.神情孤傲的雄狮,一只在无意间回眸一瞥的老虎,一只在树枝间悠然自得睡大觉的花豹等,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别有韵味,这些看似是在表现猛兽生活的作品,其实也是在阐释画家的情感、阐释生命、 阐释理想、也阐释了画家与众不同的格调,同时更不失这些王者的威严。

  雄狮是我最钟爱的猫科动物之首,我欣赏它华丽的鬃毛和那傲视群伦的神态独一无二硕大无朋的头颅更具王者风范的庄严。狮子的生活很近似人类具有很强的社会性。雄狮头部的鬃毛长而蓬松而身体的皮毛又特短。有画家认为其脸和身体没有花纹而没有可画性。但我在其身上所找到的东西远比虎豹斑纹丰富的多,从这一点看来越是感到平淡的东西越具备丰富性。也深深感到,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只有深入观察、揣摩才能“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解决了狮子身体皮毛的技法问题后,鬃毛是一大难关,其质感与真实是所有画狮子的画家共认的难题,曾经用过刘奎龄的雄狮鬃毛表现技法(我出版的第一本“工笔狮虎豹画法”)并加入了更具体的一些技法。但后来看还是绘画语言没有完全统一。

  2003年初秋的某天我去北京野生动物园摄影,通过400毫米的镜头将雄狮的头部拉近观察时突发灵感,马上回到画室试笔,找到了我寻求已久的鬃毛表现技法,与身体皮毛一样也是完全的留白,雄狮全身的绘画语言终于统一了!从这里我真正感悟到挚友:书法、篆刻家“李佰阳”兄为我所制印章“得妙物于神会”和“万物静观皆自得”的含义。下一步面临的问题是这种技法画不好极易表现过腻,于是我又在虚实之间做文章,做到有紧有忪.收放自如,效果奇佳。看起来技法难度较高,其实很轻松。所得结论是大胆落笔.细心收拾。戏称此为“唐氏丝毛法”。当一位美国商人收藏到我未托裱的画片时,对狮子丰厚、饱满、逼真的鬃毛和身体透过灯光如印刷品般完全透明而大惑不解!称为“神奇的中国画”。

  雪豹也是我很爱描绘的猫科动物,着迷于它的美丽皮毛和硕大无比的尾巴,其形象更加可爱,大大的眼睛时常看起来有点斗鸡眼,曾看到一只雪豹攀三十多米高的峭壁,连续三个跳跃就登上了最高顶,我被其迅雷不及掩耳的敏捷所折服。所以总想在作品中表现其矫健的一面,但这并非易事,要有大量关于雪豹在运动中的资料。每次去动物园都要在雪豹区前观察很久,所以画什麽就要彻底了解什麽,不止了解其外型.内部结构.生活习性,就是动物皮毛每处的走向也都应完全的掌握。在给动物配景之前我要做大量的选景工作,总要在四五个方案中反复比照后才定稿。我曾经赴甘南藏区采风,拍摄了许多雪山冰川的照片。

  狼来了!多麽可怕的警示,我们常用“狼性”“色狼”“狼子野心”“狼心狗肺”“引狼入室”等极尽贬义之词来作为人类的恶劣属性的代用词,这完全有失公平,现实中只要是狼群中的一员它就会全身心的维护这个大家庭,保护幼狼服从领导,狼具有很强的社会性,家庭观念胜于人类,即使是狼与狼的争斗中,当斗败之狼将柔软的腹部交给战胜之狼时,那胜者是决不会再将无力还击的对手置于死地的。动物在大自然残酷的竞争和相互制约中,根本没有人类的“无法无天”这应该是一个人类学习的美德。

  从2003年秋天我开始爱上了狼的绘画题材,在创作中发现画狼时的中国水墨语言是狮.虎.豹无法替代的,并且远胜于后者。因为它身体的颜色相当适合中国水墨画的韵味,而头部则有更丰富的内容可画,我很着迷。

  花豹(金钱豹)在所有的猫科动物中,是最善于在树上生活和能在离地很高的地方睡觉的动物。所以我总愿表现其在树上的各种造型和动态。有同道问我:是从哪里搞到的那麽多动物造型。就是要深入生活多去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园速写、摄影,要有“搜尽动物打草稿”的精神。因为只有在大自然中才能寻到创作灵感和激情。要记住“积跬步至千里,汇小流成江海”所以我的资料颇丰,取之不尽、用之不绝,一切来源于生活。

  藏獒一直是我想要描绘的大型犬科动物,在甘南藏区桑克草原、八角村、郎木寺等地我拍摄了多种藏獒:红腹四眼獒、黄獒、雪獒、红獒、黑獒,狮头型和虎头型。我对狮头獒情有独钟,因为它酷似雄狮,美丽而凶猛,对家人却极其温柔忠诚,对儿童更象慈父般任其揪扯耳朵,骑背踢打,而绝不发怒。藏民对藏獒也象家人一般,再艰苦的生活也要让藏獒先吃饱。有藏獒放牧的羊群,狼、豹等猛兽是绝对望而却步的。

  也有人认为我现在的景物象西画,这点我并不否认,因为我所表现的动物是完全真实的,那所配景物也应当语言统一,同时也并没有丢失中国画的本质,在用笔、点、线、面及水墨的运用上保持其中国水墨的时代感。在用色上追求萧疏淡雅之格调。“西来意即东土法”这很贴切的说明了中西可相融、契合、对应,我欣赏西画给人的真实感觉,它给了我在实践上的参照,并很实在的启悟了我的心志。,其实写实是一种表现手段,而作品真实则是升华至一种高度。我正向其努力。

  刻画野生动物的眼睛和丰富的表情是很麻烦的,常常是仅差一点就没有达到预期的神情,我喜欢画动物微妙的表情,不夸张、不发威、更不木纳,但往往是画的满意的地方又想让其更完美,结果前功尽弃,稍不留神就画坏了,如 “澄怀听风”作品完成之后已近完美,但我还是泼染了背景点了地面,结果破坏了画面,悔之晚矣!至今为止,我还没有一幅作品是完全满意的,总有些许的遗憾,只有把希望寄托于下一幅作品了。

  雄狮的形象在猫科动物中是最千面的,它几乎和人类一样没有一只其长相与其他狮子相同的(孪生除外)而鬃毛的颜色可分为三种:黄、褐、黑。如生活在非洲恩哥罗火山口附近的雄狮其鬃毛是黑色的,而在塞伦盖堤南部的则是金黄色鬃毛。曾有人认为雄狮鬃毛的颜色是随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加深的,这是不正确的,从DISCOVERY资料片中我发现有不少半岁的幼雄狮,胸前长出的是黑色的短鬃毛。所以这与年龄无关。

  我在对动物拍照的同时也画有大量的速写,因为速写能很好的锻炼抓型的能力,这样在进入创作时的感觉就会完全不同,现在许多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关于野生动物的照片图册,但那只是初学者临摹所用的工具书,可也使不少动物画家由此而产生了“惰性”完全依赖于此,还有的从网站下栽图片,这种“惰性”已相当严重。有的动物画家出版了一本画册,里面的作品竟无一幅是创作,完全是抄袭或东拼西凑。根本没有深入观察,缺少精神的充实,情感与思想饱满的投入,作品含金量低,与丰实相距甚远。真实的艺术必须实在的介入到自然生活中,要有大的感觉和气体的韵律更要有笔意,使之有生机、有意境从造形中体现引人入胜的韵致。

  经常听到有动物画家指责他人抄袭了自己的作品,其实是他们不谋而合的抄袭了同一本动物摄影画册。我认为这样的作品作为自己的消遣罢了,如果以收藏品卖给他人,后果是严重的。我曾见到一位收藏者,发现自己所藏作品是抄袭他人已出版的摄影画册时而指责其画家,称此是在“坐享其成”的剽窃行为。真是“令人汗颜”。虽说那只是摄影但也是他人的创作作品,无论如何辩解也是在“复制”而非创作,其灵魂应归属于摄影者而非复制者。

  当代中国动物画名家:冯大中、方楚雄、米春茂等前辈,没有一位是靠抄袭他人摄影作品而成名的,在对待自己的每一幅作品时,他们总是非常严肃认真,其构图造型也是自己独有的,这说明他们经常深入生活细心观察,心无旁骛的精心创作。他们的成功都是于“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得金”而分不开的,所以无论其画品还是人品都受人尊重,从而成为了当代名家。

  我所有的创作激情都是来自对生活的认识和理解,也明白自己走的是一条艰难曲折的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劳动和心血,因为我选择了极高难度的工笔写实野生动物画。

  为了扑捉到一个预想的动物造型整日的待在野生动物园里,而所绘动物的习性又都是昼伏夜出的,基本上都在睡大觉,或是来回踱步重复着每个动作,而我必须精力高度集中,随时扑捉如意的动态,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往往是空等一天,腰酸腿痛无功而返。我最羡慕的工作是猛兽饲养员,那样将会观察到无数入画的动物造型。在景物写生中更无缘于秀美的山光水色,鸟语花香,而是前往没有人烟的冰天雪岭杂草丛生荆棘密布的荒野,然而这些景物就是在远离城市的地方也难以寻到,因为都已人工美化而失去了自然性,无法入画。

  2004冬天我历时半个月,去了黑龙江林海雪原、威虎山、横道诃子虎林园和哈尔滨虎场,拍摄了近两千张动物及雪景素材,虽说气温都在零下二十八度多,但兴奋使我忘记了寒冷,创作激情由为高涨。

  每次从野生动物园回到画室总会引发无休止的创作激情。在表现动物的性情方面,无论是狮、豹还是虎、狼在这些华丽威严凶猛的王者身上寻找表现其可爱和优雅,打破将动物画视为“小品”“雅兴文人画”的陈旧观念,把传统的趣味、轻快、飘逸的风格转向雄浑,形神兼备、气势博大、远看有势、近看有质以细腻典雅、清新、自然的画风来实现雅俗共赏。

  动物画的难度还是极高的,因为它不象人物画,模特摆好姿势可以几十遍的反复刻画。平时的日常生活也可以随时随地的观察。而野生动物画却麻烦的多,因为动物的造型转瞬即逝,画家必须经常去野生动物园仔细深刻的反复观察掌握其神态、习性、默写其动态造型,还有在中国画里最难表现的皮毛质感,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寂寞为伍,真可为“非人磨墨墨磨人”这要求画家不但要具备扎实的造型能力,还要有较好的水墨技能和契而不舍的精神。因为“勤艺者才技良”。

  我国在野生动物美术学术领域是完全空白的,这可能与国情有关,在西方发达国家野生动物画是个及其重要的画科,高等艺术院校均设有其学科及学士、博士学位,国际野生动物艺术家协会各种大型的野生动物美术展览、大赛、博览会比比皆是。而我国从未有过关于野生动物艺术展的举办和艺术协会的成立,这点有待于我们这些动物画家的共同努力。

  我的画属于工笔写实绘画,不仅是因为我爱这些美丽的动物,还有一种危机感和责任感,每当新闻里看到听到又有人偷猎了野生动物,都会愤慨很久!人类为什麽如此的贪婪!大自然已经被我们糟蹋的面目全非,已使人类自食其果。那些美丽可爱的动物也是大自然之子,它们与人类都享有生存的权利,为什麽要去毁灭它们,当它们真正灭绝后的将来,我们的子孙后代将只能在图片和影碟中欣赏其神采而会对我们这代父辈之人缺乏远见.缺乏同情.缺乏善良.缺乏对未来慷慨的精神,使这些大自然中最令人激动而美丽的动物消失而感到真正的悲哀。历史更将会给我们一个真实而残酷的评价。



得妙物于神会

  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中华民族,在几千年来对于动物已带着情感色彩潜移默化的深入到了人类的文化生活和文化习俗,无论是文学艺术作品、语言、建筑装饰中关于动物的传说、神话、成语、图案、雕塑不胜列举。这都是人类生存与动物关系密切的极好佐证。

  大型工笔动物画是一项极尽绘画之精微的艺术劳作。动物画家们走进自然,贴近生活。大量的速写采风深厚的造型功底,结合中国画独有的水墨语言,使这一画科进入了高难度新的艺术境界。在表现动物画的形体、质感、空间、量感、色彩、透视、明暗、解剖等一大堆物质性的因素方面和情感方面所下的功夫,已使其具有了独立的可赏性。即使在表现的非常形似的状态下也具备非常独立的品格,升华至此层面。就不在乎是否画了俗之又俗的老虎,而是画什麽都一样。

  然而由于高等院校还没有设其科目,动物画虽有不小的创作群体和极大的收藏市场,却在学术界倍受轻视。这与元代以后文人画的兴起,绘画业余化的步伐加快,使动物画和人物画逐渐走向衰落而分不开的。因为文人画不求形似的逸笔草草,完全脱离现实和过分的空灵,绘画成了文人抒发胸中逸气的工具,表现技能和内容日益狭窄,绘画整体水平下降,审美内涵越发贫乏,人们迷恋水墨的小情趣,使水墨之路愈走愈窄,千年来的历史证明文人画的理论标准、技术方法和审美规范只适合山水花鸟画的发展,而在事实上遏制了动物画的发展。而晋唐雄浑雅健、造型饱满、朴素自然、高雅大气的画风却被后人所丢弃,这真是悲哀!

  纵观近代动物画大师名家,徐悲鸿、刘奎龄、黄胄、刘继卣、高剑父、张善子等。哪位的作品不是被世人所津津乐道。如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先生一生的大量作品中动物画就占大部分,而且他也以画“马”最具代表性。他画的马气势雄浑,完全是勇士、君子、是民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反映了他对生活、社会、祖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看法: 《负伤之狮》是表达了南京沦陷的悲壮心情。《群狮》是伫立在日本富士山上的勇猛将士,旨在联军打败日本侵略者后应一举直捣日本国彻底消灭日本帝国主义的愿望。这些作品观者无不为之震撼和感染。从这些地方看动物画所含概的内容及含义与人物画相比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前者是在间接的阐释人的心境、理想和抱负,而且更为宏观和浪漫。更比文人画的情趣具丰富性、思想代表性和公益性。具有社会意义乃至世界意义。从而在唤醒人类爱护自然珍惜动物方面起到非比寻常的重大意义。

  动物画难画可野生动物就更难画,为何古人所留下的野生动物画极少?其关键在于古人所在其年代没有动物园的设置,也就是古人根本没有见到猛兽的机会,这就是古画中猛兽的精品之作绝少的原因之一。而当今人民生活富足,动物园及野生动物园的大量设置使热爱野生动物的画家们可以尽享古人无法享受的视觉感受。但是它的难度还是极高的,因为野生动物的造型转瞬即逝,画家必须投入大量财力.时间.经常去野生动物园仔细深刻的反复观察拍摄掌握其神态、习性,默写其动态造型及筋骨、肌肉、皮毛的走向,还有在中国画里最难表现的皮毛质感,这要求画家不但要具备扎实的造型能力,还要有较好的水墨技能,在使皮毛非常柔软、蓬松、厚重的同时还要保持其色彩的透明性与灵动性。

  动物画观念的超越直接规范着表现手法,随之产生形式的变迁与技法的突破,促成个人风格的定位与形成。我在探索工笔动物画的形式、内容、技法上很谨慎,通过嫁接重构,自然的将水墨、工笔、水彩、油画等其他门类艺术的优势纳入到动物画的轨道,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相互交融的过程中博采众长,赋予工笔动物画本体语言,以新的内涵追求新的“自我”。

  在背景绘制中我一直努力寻找与工笔动物绘画语言的统一性,寻求反映动物与自然的协调,工笔与水墨的融合来营造真实的画面。梦想能把水墨的精神、水彩的真实注入工笔画中,将工笔的细致精微和水墨的淋漓酣畅结合起来,如梦如诗般的自由自在的作画。学习国画大师黄宾虹的七墨法后收益非浅,画面多遍的渲染叠加,笔触多而不繁,让画面保持松动,细而不腻、凝重透明,并增强画面的厚实与含蓄自然而又逼真,拒绝在简练、古拙、率真、超逸、趣味与感觉等各种借口下的空洞。把传统的趣味、轻快、飘逸的风格转向雄浑,以细腻典雅、清新、自然的画风来实现雅俗共赏。

  我属于自学也是苦学派,平生钟爱经典,、做事较真追求完美,但不甚明白复杂的人际关系,崇尚真实的艺术。不会去高谈莫名其妙的“观念”和五花八门的“主义”。脚踏实地,在比照中反思在观察中发现,才不会丢失自我。在这江湖气弥漫只有扎堆才能做事的今天,我选择了孤独。因为孤独使我拥有了一天12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孤独不需要我去与人周旋,更不易被伤害。我以前画的是人物,但后来却选择了野生动物画为主项。别无他想;就是太热爱大自然,欣赏动物的幽雅美丽和单纯、直白,它们不会去破坏自然,取自己所需而从不贪婪。我喜欢它们的勇猛顽强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憎恶人类无止境的贪婪使它们濒临灭绝的边缘,更不会用画笔去颂扬现代人把大自然蹂躏的咽咽一息的“丰功伟绩”(我爱画的人类是纯朴的藏族人和古人)。幻想用自己情感的画笔去唤醒人类爱护自然,珍惜动物的意识,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二零零三年秋月于燕京大唐轩 唐坚    



唐坚画藏獒

简论唐坚工笔动物画艺术

  中国工笔画的再度辉煌是在改革开放后的新时代,一大批中青年画家吸收西方绘画的风格后借此扩大了自己的艺术视野,不断的深入社会体验生活,得以创造出全新的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和富有时代特征的绘画语言。从唐坚的作品中我们明显的感受到他正是从这几方面做出的努力,才使他的作品具有了朝气蓬勃的新气象。唐坚生于青岛,北京职业画家,师从王明明先生。他选择的表现主体是:动物画兼人物画。是当代少有的同时选择工笔猛兽与水墨写实人物两种画科的画家。历代动物画家的优秀作品没有为他提供多少的参照物,他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凭借自己扎实的造型基础和锲而不舍的精神,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并大胆借鉴移植西方写实主义艺术的表现手法,一改动物画原有的工笔程式,走出了前辈的围墙越出了同辈人的疆界。他强调绘画艺术中视觉形象的塑造性,并在此基础上强调了动物棕毛高难度的表现力,营造了一个技法之妙、难度之高、不可替代、内容充实的动物世界,演绎了工笔动物画由传统走向现代的转换。他的水墨藏族人物画形象有很强的意象性和表现性,西藏的那种凝重感、庄严感以及藏民的镖悍气质在他的作品里能够使人感觉到视觉上的强烈震撼。显然唐坚是位勤于耕耘、敏于思考、具有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内容与形式有着完美的统一性,这是他永恒的追求。他认为画家应当真诚面对自然,这些都离不开真、善、美这一基本意识形态,都应经历从生活到艺术的转化过程。艺术必须真实的反映自然生活,即追求“真相”而画家必须对生活有真情实感,他相信只有真实才会感人;只有真实才能使人敬佩;只有真实才能具有生命力。真、善、美不仅是唐坚艺术的本质,也是他艺术赖以存在的价值。工笔野生动物画题材很难,除造型和皮毛质感难度高以外,就是很容易“俗”,因为以前野生动物画以“虎”作品较多,都把凶猛和张牙舞爪当作了标准,而将其原有的丰富性、自然生活性弃置。虎虎相同、千虎一面非常概念程式化,更非常俗气缺乏画家赋予虎的精神内涵,加上绘画语言格调平庸从而失去了作品的含金量。这点他很慎重,一直在回避套路,所以他努力的另辟新境,刻画充分从外在形象到精神气势把握微妙神态,更将他的情感、思想、格调赋予了所画对象。例如:不管他画的狮、虎、豹、藏獒、狼它们身上都有一种君子不党,神圣不可侵犯的傲然和孤独而不寂寞的精神,这也是他的人生体验,而唐坚将其赋予了它们。

  所以他的动物作品显露出的是一种“经典性”的品格,感觉鲜活与造型严谨,语言考究卓尔不群,为新世纪工笔动物画的辉煌增辉吐艳,他的作品已成为21世纪中国工笔动物画坛的耀眼明珠。

  2005年唐坚应故宫博物院之邀雄狮作品《王者之风》参加故宫博物院、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举办的纪念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首届中国当代名家收藏展》。参展作品有当代已故大师: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李苦禅等家属捐献的大师生前力作,也有沈鹏、启功、欧阳中石、娄师白、刘炳森、李铎、杨力舟、龙瑞、王明明、冯远、杨延文、于希宁、及港台名家刘国松、饶宗颐等当代一百名著名画家和一百名著名书法家的作品。这是中国故宫博物院建国以来史无前例首次举办的大型首届当代名家收藏。同时紫禁城出版社出版了纪念故宫博物院建院八十周年《中国当代名家书画集》。同年应美国联合国总部中华文化艺术展组委会、美国世界传统文化科学院、世界艺术家协会之邀参加在美国联合国总部举办的《中国名家书画展》.近年来有多幅作品应邀参加海外及东南亚等国举行的大型画展获得良好评价。

  唐坚曾多次进藏,在第一次走进甘南藏区即被这个特别面貌的民族和浑厚的民风;淳朴天然的风物;如雄狮般威武的藏獒所吸引。这个民族虔诚的信仰和藏獒奋不顾身誓死捍卫家园的精神在他的心灵深处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本就及其敏感的神经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他发现此种感受和他的精神素质和艺术素质非常吻合。

  康熙年间宫廷画师郎世宁为康熙绘制过十骏犬,其中之一的“苍猊图” 就是藏獒。“猊”在古代是指狮子,而当代还未曾有表现藏獒的动物画家,也许是因为藏獒无论是头部蓬松的棕毛还是颜色、神态都是工笔动物画里难度最高的。要想表现好藏獒,前题是首先画雄狮要精道而唐坚正是画工笔狮子的国手,但铁包金藏獒的黑色却是极难控制掌握的,由于唐坚惯用生宣纸作工笔画,画面湿时看起来很满意,而一晾干后重墨会变成灰墨,画面不精神更缺乏层次,就这样他克服了多项难题后,2005年创作了“天界卫士”一系列工笔藏獒作品。他把藏獒当作勇士、独行侠来塑造“它是邪恶的天敌,牧民的保护神”在他的作品中高原雪域藏传佛教特有的意境,东方神犬藏獒雄壮、刚毅的王者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显示了最新中国工笔动物画的卓越表现力,将工笔动物画推进到一个崭新的境界。

  正当唐坚在北京创作了一系列工笔藏獒作品的同时,无独有偶同为青岛人的作家杨志军也于2005年创作了《藏獒》文学小说畅销全国。一时獒文化在中国大地广为传播,而唐坚的工笔藏獒作品更成为了众收藏家的追捧对象,甚至有藏家要收藏他所有的藏獒作品。全国多家出版社也纷纷向他约稿,而和他最有渊源(已出版了美术教学示范作品集《工笔狮虎豹画法》和《工笔小狮虎豹画法》)的天津杨柳青美术出版社社长总编刘建超独具慧眼立即指派编辑制版,就这样中国画精品系列丛书《唐坚工笔动物作品精选》画集在2005年底全国发行。“当代画獒第一人”更是不绝于耳了,而他却是谦谦不敢受。随后江苏美术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发行了中国花鸟画名家经典系列丛书《唐坚画猛兽》。同时唐坚的十二幅工笔动物作品入编由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编辑的《中国当代美术全集》花鸟卷,其中双虎作品“风雪恋歌”被选用为《中国当代美术全集》花鸟卷二的封面,此套美术全集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在2006年3月出版发行。

  2006年唐坚还有一个孕育了多年的,表现藏獒与藏民之间生活的系列组画要创作《雪域子民》,还要再赴藏区采风,希望用他的作品唤醒人们:保护濒危的西玛拉雅古老犬种——藏獒,因为它只有在具有稀薄空气的雪域高原才能保持其特有的高原生灵所具备的最好品质,驰骋在广阔无限的大草原,保护善良的牧民继续他们“天界卫士”的神圣使命。这是他最大的心愿。

郭伟    

  此文章发表于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今日中国论坛杂志社《今日中国论坛》2006年第五期